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

少林方丈释永信称会武功 感悟唯有发展才有地位

  原名刘应成,法名永信,1965年出生,安徽颍上人,自号皖颍上人。少林寺第30代方丈,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,河南省佛教协会会长,第九届、第十届、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,全国青年联合会委员,中国首个取得MBA学位的僧人。

  昨天,少林寺内部一位人士向今报记者透露,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出了本新书《我心中的少林》,书中方丈口述历史,坦白自己的心路历程。对“怎么出家”、“是不是高僧”、“会不会武功”等质疑一一作答。从书的节选中记者发现,释永信出家前吃的就是商品粮,出家后爱半夜独自到少林寺后山坟场练功,把少林寺产业化竟然缘于一起火腿肠官司。

  “这本书都是方丈口述的内容。”据少林寺内部人士透露,《我心中的少林》是释永信亲自与出版方共同拟定框架结构,可以说,是迄今最能完整、真实体现释永信思想的书。

  书共分九大部分,从释永信出家讲起,完整地回顾了他近30年的出家经历,介绍了少林僧众的日常生活。

  对社会上诋毁和质疑释永信的声音,释永信以前少有回应,这次在书中也没辩解,只是讲述了他所作所为的原因、思路、初衷。“为了出这本书,上海文艺出版集团总编辑何承伟,今年春节后来到了少林寺,在寺里待了一个多月,天天和方丈在一起,听他讲自己的心路历程。”少林寺这位人士说,随后,何承伟亲自操刀,才有了《我心中的少林》。

  “15年前,我就对佛教文化感兴趣。自去年起,社会上对少林寺的议论越来越多。”何承伟说,当时他就想,如能解读少林寺的历史与现实,对了解佛教与中国文化,必定是大大有益的。

  何承伟透露,在与释永信的四次长谈中,释永信从不为自己作解释,谈得最多的是师父对他的影响,谈得最动情的是他与少林寺僧人们昨天的经历和今天的发展。

  书中选录了200余张图片,有些是首次发表,如释永信受具足戒、与师父老方丈合影、少林僧人闭门“打禅七”,通过这本书,让人能更好地了解释永信究竟想建一个怎样的少林。

  8月11日至17日,2010上海书展将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,8月12日12时至13时,释永信将亲赴上海展览中心签售《我心中的少林》。

  我出生在皖北农村,当地说书的很多,说书人经常会说到出家人的生活,我就想,长大了能不能也去出家,像说书人说的那样,过着惬意的生活,云来雾去,像神仙一般。

  我父亲当时在水电部第四工程局工作,母亲一人在家带着五个孩子务农。我排行老三。家里当时是商品粮户口,上学、找工作都不成问题。不过,16岁那年,我还是选择了出家。1981年,过完年之后我趁着家人外出,拿了点钱和几件衣服就直奔少林寺。

  几经周折,我找到了当年的住持行正长老。老方丈简单地问了我一些家庭情况。后点点头,说我“很有佛缘”,就同意接收我当弟子。

  1951年到1987年,少林寺最困难的几十年,是行正方丈带领着大家度过的。没有师父的言传身教,也不会有我的今天。

  师父不仅教我怎样吃苦,怎样做人,他的一举一动更让我感悟到,唯有发展,才有地位,才有影响,才配得上少林寺这个佛教圣地、禅宗祖庭的称号。

  少林寺的地下仓库里还存放了大量的粮食。有人问,为什么不藏金银?遇到荒年,金子银子能吃吗?现在少林寺地下仓库里的存粮足够寺庙所有人吃两年。

  这些年,有不少人问我:你是不是高僧?我没想过自己将来能不能进塔林,那是后人的事情,我的是非功过,历史会说了算。

  我在少林寺中学了很多功夫,包括各种兵器和拳法、功法,练过的套路应该有100套以上。我学功夫时要背歌诀,会背歌诀,就能很容易掌握每套功夫的特点。

  我经常一个人晚上去练功,找一些没人去的地方。后山的坟场,练功时静得出奇,一招一式,都能发出声响,思想不集中也得集中,练一次,抵得上平时练两个月的功力。

  2002年4月,我收到一份意外的礼物,是日本商标事务所的一名负责人送给我的,一份日本国内注册“少林”、“少林寺”等272项相关商标的报告。这名负责人善意地提醒道:你们再不行动,这个世界都快搞不明白谁才是正宗的少林寺、少林文化继承人了。

  少林寺历经1500年的传承,我在日本、韩国等世界各地,不能合法地用“少林寺”三个字。“作为传承人,如果失去对它的控制,少林文化的气脉就会中断。”

  1993年10月,漯河市某食品厂在电视台公然打出了“少林牌”火腿肠的广告。出于无奈,我们只得向对方发起诉讼。但类似侵害少林寺名誉权的案例太多了,我们决定主动注册,别无选择。

  少林寺至今已拿到29个相关类别、43项商标的注册证书。说少林寺商业味太浓了,好像一点都不为过。对此,我的态度一直很坦然。为了少林寺的下一个1500年,我只能向前看,向前走。

上一篇:何猷君称不是有无限额度的富二代 奚梦瑶陪其奋斗神仙爱情惹人羡

下一篇:没有了